(這一篇原本的標題是:來自台北的男孩,不過太矯情了,所以就改成上、下的設計。一樣,有短文的後半段。)


(在星巴克,我最喜歡的就是鮮奶油了。想不到讓我最感貼心的,是在首爾星巴克喝到的滿滿鮮奶油。)


(在四条河原町的人潮之中,當我看見女孩時,妳們不會知道,當下我有多麼訝異,緣分就是這樣。)


彷彿像是些微的火焰。小心謹慎的幸運者會珍惜地保存
......
不過,一旦失去之後,那火焰卻永遠也回不來了。──村上春樹.《人造衛星情人》


在走過京都御所、逛完錦市場、買了些京野菜之後,那河原町的星巴克前,我再度看見女孩的身影。
不自覺的,就隨著她走進了店內,點了一杯大杯的抹茶奶霜星冰樂,我們打了招呼,她笑著說:「好巧。」
妳來自於東京,但在離開前,我還是無法知道妳的姓名。我想起庭園、想起妳說「Thank you」會上揚的尾音。

以及微笑起來會令世界出現光彩的神色。

妳說了「再見」,仍舊揹著那臺NIKON D-5100的相機,獨自走回人潮擁擠的京都街頭,
當妳離開之後,沒想到我們又在巴士候車處相逢,妳開心的笑了。雖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夠再遇見妳,
但是這樣就足夠了,妳挖開了我內心的某個空洞,然後填滿、又離去,而我將再也不會忘記。

                          2011.12.08 in Kyoto










補充一下情節的過程,我們在四条河原町,從錦小路出來,直接走進大丸百貨,買一些禮物,
然後,我們回到街上,準備一邊散步一邊去搭乘巴士的地方,卻讓我發現了女孩的身影,真的很巧,
我跟著她走進了Starbucks裡,然後在旅伴佔位置的過程中,去櫃檯買星冰樂,因為真的很巧,
跟她打招呼的時候,她訝異地笑了出來。京都雖然沒有東京圈那樣大,不過也是佔地廣闊的,
我們分別坐在不同桌,然後她寫著筆記、喝著咖啡,要離開的時候,她主動幫我們拍了一張合照,

用女孩那台NIKON相機。

然後,我們稍微聊了起來,我問她說:「妳是哪裡人?」
「是Tokyo!」她開心的說。
我腦中浮現東京鐵塔、新幹線還有都廳。
女孩問我們來自於哪裡?
「Taiwan.」我這樣回答,女孩偏著頭。
「Taipei.」我補充著說,然後她微笑的點點頭,連聲說「知道、知道。」

東京人的氣質完全不同於京都,她的英語發音非常厲害,也知道台北在哪裡,關西人可能答不出來,
我還記得大阪道頓堀那賣章魚燒的攤販員,一直說我是從泰國來,我真的很想一拳給他死。
最後,我說想跟她一起照「拍立得」,然後拍了兩張,一張送給了她,她微微的笑了一下。
「omiyage.」我這樣說,然後她很開心的說了聲「Thank you.」,我永遠記得她說話的語調,相當可愛。

不過直到最後,我仍沒有問她的名字,為什麼呢?聊天的時候也總是很被動,就讓時間這麼悄悄的過去,
我現在偶爾回想起來,還會有一點懷念,那個語調和動作都很可愛的東京女孩,甚至剛回來時,
還想過要去東京。不過我想我們不會再見面了吧!這麼想著,內心有一點的心酸,不過卻很美好,

因為我還有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