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孩轉向自己的時候,快門跟震懾的情緒只相差了零點零一秒,在離開萬博公園的單軌電車上。)


(作為萬成目學小說中的場景,對我而言最想看的,就是大阪之城在夜色中閃亮的身影。)


(在大阪城對面的豐臣神社(應該是這樣),正好在舉行結婚儀式,我擠在人們中拍照,彷彿自己是家屬。)


「大阪城的天守閣像一幅圖畫般,聳立在大阪府廳的正前方。」-萬成目學.《豐臣公主》,第332頁。


從來就沒有上到天守閣的慾望,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眺望就該留給「塔」,飯後總要甜點一樣。
去年春季來的時候,雖然到了大阪,但沒有特別到大阪城,但在前一年的夏天,我們曾爬上城墎、
坐在長椅上眺望重建之後,仍舊閃耀金光、屹立不搖的天守閣,直到黃昏將近,遊人們逐漸離去。
這次到大阪城,因為是搭地鐵,所以出來還要穿過一座公園,才會抵達大阪城中心,這麼說來,
大阪城簡直就像是被綠地所圍繞的城堡一般。雖然護城河還留著,但是裡面已經沒有水,只剩下巨大的石頭,
巨大的石頭堆砌起護城河、城牆、石板路,甚至疊起整座城堡的地基。穿過櫻門之後,仍舊被石頭圍繞著。






在大阪城,吸引我的除了天守閣之外,還有一個特別的裝置。


同樣與七0年代的萬國博覽會有關係,這個埋在地底的裝置,是松下電器設計兩個巨大的時空膠囊,
儲存了二十世紀人們的許多文化財寶,放到地底之中,預計於五千年後,也就是西元6970年才會被打開。
看到這一段解說,我差點沒有罵髒話,因為在有生之年,我可能都無緣見到這兩千多件的文化財產,
但是這次造訪,不知道為什麼卻讓我覺得,如果五千年後,日本還存在、人類還存在,這個世界還存在的話,
當打開這兩個時空膠囊時,所湧現的體會究竟會是什麼?是感慨呢?難過呢?還是覺得五千年前後一點都沒改變?
我覺得自己不算是悲觀主義者,但我覺得日後,或許有人能夠打開這兩個裝置,但同時也會帶著悲傷的情緒。






離開大阪城之後,我們在踏出櫻門時,順道去了對面的豐臣神社。這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神社中有雕像。
大阪城的建造跟豐臣秀吉有關係,但是他卻沒有統一天下太久,這或許跟命運的關係有一點類似。
在銅像的下方,正好有一對新人正在進行結婚儀式,有很多的轎車和穿著華麗的女士們,
看起來應該是儀式結束,眾人準備離去而拍照留念的期間,我擠進了之中努力的拍了幾張,
卻默默發現自己很投入的像是一家人一般,一面拍照一面拍手祝賀,幸好沒有人詢問我的身份,












而我也很衷心的祝福他們能白頭偕老。儘管,我可能是個悲觀主義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