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華燈還沒有熄滅溶化的時候墜入辛亥隧道的迷霧裡,
沿著捷運高架的軌道向著昏黃的街燈處跳躍過一隻貓,
有人將菸灰任憑風的吹拂而染紅了深黑色的柏油路。
政治大學躺在黑暗之中任憑路人對它眺望那大大的四個燙金大字,
在往上的路途當中路被硬生生的分割成兩條,
細小的綿長路線像是蜿蜒無盡的腹部小腸,
盤根錯節高低起伏在被路燈街燈以及城市煙火壟罩的灰色地帶,
有很多的樹你多數了三隻貓頭鷹擦身而過五輛轎車。
你說在人生當中交錯而過的人很多,
只是就算如此同行的提燈者卻仍有不少在左右與你交替。
在邀月的茶館前停下需要一盞燈籠來指引下半段的樓梯,
龍井烏龍或者是高山冷茶都要來幾壺和一曲小調。
沒有貓盤據的山頭空無一物只剩下茶香和夜景的山頭,
認識新的朋友或者學習砌茶的技巧喫茶的藝術,
放棄了玩象棋的機會失去了將軍的旗幟還有勝敗的關鍵,
我們用牌技還有血腥大老二來證明自己在滾沸的茶壺邊有一席之地。

在滾沸的茶壺邊我去思考關於四千年前依偎在法老王身邊的貓,
牠用細微的觸覺感受尼羅河水域的氾濫田地和播種生根,
陪伴在木乃伊的身邊長眠到永世的未來不再間斷。
貓對古埃及的人們來說就是尊貴和王子的稱謂,
埃及女人們喜愛貓對自己的不屑一顧和驕傲的防備心。
她們等待著自己的愛情變成腐朽之前與貓共在,
然後在貓成為木乃伊之後啃食著被裝在彩瓶裡的內臟還有性器官,
法老王們聽到這段故事將自己製作成木乃伊卻不準讓人啃食自己的內臟,
他想比貓更為尊貴的被奉承在巨大的沙漠金字塔裡,
直到一萬年後有人肯啃食他早已腐朽的內臟和驕傲的咒語,
這一切都是因為牠走過了尼羅河邊的小鎮,
然後愛上了一名長老的小女兒開始的愛情故事。
或者應該說是詛咒,通常愛情伴隨著詛咒。
在下山的山坡路上凌晨三點考慮著走水溝蓋或者辛亥的可能性,
四線大道讓我們決定一路在中正紀念堂前經過然後迎接黎明,
咖啡因在體內作祟法老王的貓說每個人會為了愛因此而被詛咒。在下山的坡道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