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擋到了,其實妳打到比我多顆。)

因為錯過了早上九點半天母的「早安你好國中同學會既早餐會」之後,
害我一開始想要把美聯的比賽看完才要去赴約的感覺。
事實上是因為昨天太晚睡了沒有看到手機收到簡訊還有未接來電的緣故,
我就說奇怪哪有人早餐是吃十一點半的我起來都已經十一點了。
之後去還了漫畫然後加完了油才去朝代戲院三樓的BOSS赴約,
這些國中的朋友基本上一年還能見到一兩次改變不是很大,
只是旅美的身材頻頻走樣讓我有點替她擔心如果血脂肪酸過高的話該怎麼辦。
不過要不是因為他們說起我還不會想起原來我這麼早就開始寫小說了,
那個時候寫出來的東西應該就跟不熟練的炒蛋一樣糟糕吧。
我連一點點的草稿都沒有留下來過,也許我只是不想去翻那儲藏在櫃子裡的東西吧。
只是這些人也給了我很多的故事,每個人都有屬於每個人的故事。
這就是我喜歡聽大家說故事或者聽別人說自己故事的原因。
有時候儘管說起很久不見的人名的時候還會有點遲鈍有點不好意思,
但看著大家在桌球台前慢慢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那種感覺,
真的很不錯。儘管有些人我沒有很努力的去想起來。
努力組樂團的、開始在上班的、努力寫小說的、有計畫的人們,
如果不能往前走的話什麼都不會留下來吧。儘管今天最佳的成績也只有連三星而已。
後來大家不知道為什麼漸漸開始討論起我和安還有戴子豪要去綠島的事,
最後的話題就圍繞在「要不要去」這個上面。
不過事實上後來也確實變成了成淵高中310同學會,
也認識了不少朋友的朋友,例如樂團貝斯手或者把打工搞丟的傢伙。
我想最後如果不是待在淡江高中的話我應該沒辦法考上銘傳吧,
不為了什麼我只是欠缺被打入谷底然後再爬起來的生命力而已。
因此我格外珍惜這段從來沒有好好唸過書的國中歲月,那時候不管做什麼事都格外快樂。

傍晚之後的打擊練習場跟美麗華摩天輪的耀眼光芒相互堆疊成黑暗的光芒,
每個人揮棒之後停留在球棒的的鏗鏘聲還在耳邊迴繞。
經過有點廢棄感的MOSS前或者家樂福賣場的入口前燈光都格外耀眼。
稍為繞了一點路才找到位在美麗華左後方的打擊練習場,
事實上是第一次來內湖的太魯閣打擊練習場,之前只有去過大新莊而已。
很久沒有練習揮棒了竟然就連八十公里的速球都沒有辦法準確的打到球心,
但是我想就算我有好好練習應該也沒辦法準確打到吧,
沒關係慢慢來暑假還有很多時間讓我好好消磨時間。不過好像也沒有。
其實我跟她都比較喜歡去玩棒球九宮格,(事實上是十六宮格而且嚴格許多)
沒想到經過測速槍的測速我的最快球速竟然只有七十六公里阿。
雖然沒有熱身不過這個數據真是太令人難過了,
如果這個數字的後面不是公里而是英里該有多好,不過能投到第五關有算是不錯了。
還要慢慢適應要求速球和準確度的情況下同時出手才行,
不然的話目前只注重一邊就很難顧到另外一邊,就像是天秤。
我突然想起早上的旅美國中同學跟我說過的話,
她說我都對每個女生很好所以會讓人覺得很不安心。
對人好應該是要有方法的,我也只想對一個女生好。在我還不確定我該對誰好之前,
我想我應該對每個人都要很好才對。直到我找到那天。(我想我知道)
話題回到打擊練習場,我想這次美中不足的地方就在於我們都被蚊子叮了吧。
她穿著我送的生日禮物其實還蠻好看的型號也沒有買錯,
也許我在寫小說的長處之外應該還有挑東西的能力。
在間斷性的忙碌之後下禮拜開始就是像投球機般的迅速忙碌了,
綠島→高雄→六福村→劍湖山→高中同學會→台中→蘇澳→九份,
我想我還需要多一個分身不需要再給我太多錢去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