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延大雨在應該被稱之為路的地面上累積成澤,
也許要有颱風警報人潮才會有所減少。
不論是出海口的淡水或是華燈初上的士林夜市。
我想每次回到淡水都要有所回憶實在是有點辛苦,
沿河的渡船頭逐漸被新商店取代的老街和過期的高中回憶。
她說今年夏天她去了白沙灣,那個美麗的海岸,
卻被列為十大危險海域第一名的白沙灣。
在那裡誰開過演唱會還是漁人碼頭,漁人碼頭什麼都沒有,
只有魚腥味飄過橋上的出海口海風。
紅色的關渡大橋太過顯眼了,誰看過整條橋變成白色的模樣,
我看過。那年的秋天重新上色的關渡大橋被褪漆,
然後在冬天來臨之前她穿上新的紅色大衣。
總而言之,關渡大橋她還是紅色的。

山雨欲來風滿樓,風充滿了整個沿岸的店鋪,
每一家都號稱阿給最老店且唯一的店鋪仍然忙著,
忙著為飢腸轆轆或是搞不清楚的觀光客來碗熱的。
其實阿給真的沒有什麼,只是包了冬粉的大丸子。
這種東西對吃了三年的我來說,它就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在捷運上我想,我以前很有耐心的坐上捷運到這種地方讀書,
如今對我來說究竟是好還是不好的影響。
然後我耳堝裡不斷重複著大學一年級治學方法教授說過的,
一個人還沒蓋棺之前絕對不要論定這個人。
我想我應該還沒有蓋棺而且也沒有成就。
在淡水應該看的夕陽被颱風雲系所遮擋住了,
這樣也好,我討厭看到一日之末的夕陽,
讓我覺得我又失去了一天的光陰。也許我只是討厭失去。
不過人生就是不斷失去的過程所構築的,
我們要在其中留住一些什麼,有點困難。

晚上回到士林,雨還是斷斷續續欲拒還迎的下著,
看到擺放著的路邊攤就會不禁感嘆,
我們買的正版衣服到底算是什麼東西,
其實就只是衣服,然後是義大利製跟中國大陸製的差別,
在民間我們早就被統一了。
吃過了晚餐之後大家跑去扭蛋店玩扭蛋,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我目前很喜歡的漫畫---「銀魂」的扭蛋。
(現在看到扭蛋都會想起大學同學說過的一句話,
 她用很不屑的口氣說扭蛋是小朋友才會玩的東西。惹人厭的傢伙。)
我其實抽到主角銀時或是誰都可以,
不過看來那天是我轉扭蛋運氣最好的一次,
一次就抽到我最喜歡的定春狗狗,
我決定把它掛在我的新手機上,toshiba純白色的手機上。

我想扭蛋之神還是站在我這邊的,結束這次的颱風前夕之旅,
愉快的玩弄著手上的扭蛋小吊飾,我應該還沒有捨棄那一點點的童心,
就算是幼稚也好我想好好保留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