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看著這個我已經讀過了三遍的小說被放上了電視螢幕之後所呈現出來的景象,
其實就是所謂學生的我們所一直懷疑卻又只能死命接受的事實。
尤其是在國三的那種階段。在國中我甚至懷疑當我們努力考試的背後,
是不是只是為了老師、父母、體制或是那些所謂的別人。所以我的學測考的很糟,
就這樣離開了國中的生涯,儘管是一所私立高中我卻認為我的高中生活豐盛許多。
離題了。我認為「危險心靈」比侯文詠另一部較知名的「白色巨塔」,來的有深度許多了。
這並不是說「白色巨塔」寫得不好,只是因為醫院和政治界的鬥爭我們聽多也看多了,
但是「危險心靈」卻是我認為第一部站在我們學生的立場發出不平之鳴的小說。
我們常常說台灣的教育病了,我們需要教改,改的結果卻是往下沉淪,
每一位專家學者都提出最獨特的看法和做法,但是有沒有人能去聽聽學生的聲音。
「危險心靈」當要被開拍成電視劇的時候,其實我是不願意去看改編的作品的,
而且與原著的出入頗大、演員的挑選也有關係。侯文詠雖然特地幫這齣戲寫了劇本,
不過我認為整齣戲的張力實在是太淡薄了。(至少到今天為止的前面幾集來說)
在劇中替同學課後補習、收受家長的紅包、借美術課音樂課上數學、
罰主角在教室外面剝奪受教權的詹老師,在劇裡的形象看起來就不是那麼一昧的壞,
反而是把比較不對的部份導向家長的期望和訓導主任的學校立場上。
而主角謝政傑的個性則是感覺比較輕浮些。很多細微的情節也改變,
例如突如其來的女主角教務主任的女兒,還有哪裏冒出來的藍正龍。
當然我知道這整部戲和小說所要探討的道理是不會改變的。
那就是,「台灣的教育究竟能帶給我們什麼樣的成長?」
我們在所謂這樣的體制之下究竟能意識到這樣的努力有何代價呢?
當然那種從小只會讀書的一路建中、北一女台大的人不會懂。
早就看開無所謂放棄學業放棄未來的人也不會懂。
而在徘徊的只剩下還不確定未來卻又只能認份的往前走的人。
要一直到後來以後才能知道當初的那個階段我們所做的努力究竟產生了什麼影響。

我認為「危險心靈」把這樣的問題在國中生主角的身上提早探討的結果,
就會變成形象上不服從管教的學生和一個以為逼他唸書就是對他好的老師之間的鬥爭。
但是主角真的是不服從管教的學生嗎?上課看漫畫是錯的當然可以處罰,
不過最多也就是沒收漫畫或者你要罰他去走廊坐著上課也不必罰一個禮拜。
更何況那是剝奪學生受教權的行為。這是犯法的。
「聖堂教父」確實是限制級漫畫沒錯,但它絕對不是色情漫畫。
如果說限制級的漫畫就是色情漫畫的話那「慕尼黑」也是色情電影囉?荒謬。
這都是所謂儒家思想影響下來的千千萬萬中國人迂腐的想法。腐臭。
不過如果仔細從詹老師的角度出發,他要為學生好的方向是對的沒錯,
但是做法卻不應該是這樣的。除了考試之外,學生有資格和有時間去做他們想做的事,
更不能因為沒去課後補習而在課堂上刁難學生。我只能問老師真的這麼缺錢嗎?
當然要綜觀這一切來說,不僅是我們的教育上出了問題,
而是更根本的體制上產生了錯誤吧。
當我們以為什麼科目都學習就是孔子所說的博學多聞以外,有沒有人仔細想過,
當我們高中還在學習沒有興趣的科目時,在國外的學生已經可以對他們有興趣的科目進行鑽研。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人總是認為自己什麼都會,卻都會的不透澈的陋習。
也許我們在國中以前的數學還能夠打敗外國的國家拿到世界的名次,
但是在未來的競爭力上有誰聽過台灣能用數學或是什麼科目單獨拿下冠軍嗎?
有阿,李遠哲還在搞政治。這都是我們教育體制之內的盲點。
我當然不會說對教育體制見解上有多大美好遠景內容的希望,
因為我還是個學生,我要在這裡面感受著這樣教育下帶來的變化。
儘管我已經不會再碰到數學和三角函數。
但是我還是相信這本書所要表達的,「自由學習」下我們所學的,
才會是對我們來說真正有用處真正想學習的東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