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晴天,沒有半點烏雲在禮拜六的天空。
時間是早上十點半,亮羽打電話來說要去看場電影,
剪頭髮、穿耳洞。還有關於治癒的方法。
其實我是不懂在睡夢中清晰的夢,然後他說了,
等你醒來在跟我說要不要去。
亮羽阿,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
給我十三個月吧,這樣夠不夠?
於是我們去看了他想看的『沉默之丘』電影。
但是說實在的我比較想看『沉默之丘』CONVERSE版。


下午兩點我們不約而同看完NBA季後賽湖人對上太陽。
然後在西門六號出口集合,沒有人騎車。
這麼好的天氣不適合吸收廢氣。
西門町是不是這麼世界上最少變動的地方呢?
沒有變化的人群、情侶、店家。
我們先去電影街上的日新電影院買票,
為了好位置所以我們買了五點那場的。
剩下的時間有點慢無目的,我是西門町的迷途者,
永遠記不得路,不像『沉默之丘』的媽媽能找到魔王所在的房間。
我先陪亮羽去剪頭髮,這裡的髮廊好像都大同小異,
明亮的空間現代感的金屬合成椅子,
亮的可以看到毛孔深處的鏡子。還有一大堆的雜誌。
亮羽沒有剪多少頭髮,可能剪不斷理也比較不會亂。
然後我們漫步到街上原本要去找蔡依林,
可能不在這裡因為我們只看到李玖哲。

『沉默之丘』我以為我會很害怕,
結果只是噁心加上劇情片而已。而且沒有結局。
騙錢也不是這樣騙的啦,亮羽說。我也是這麼覺得。
看完電影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七點多了,
西門町被人潮塞滿。
我們走在街上被很涼的風吹過,
然後坐在西門站六號出口旁的聊天。
話題一開始就停不下來的男人間的說話。
女人談天可能只是談是非,男人什麼都可以聊,
不過今天要聊的是感情,是斷背山式的感情。(什麼跟什麼。小美口頭禪。)
其實緣分是很重要的東西,
兩人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其實算是好事,
女人總是不愛對自己很好的男人,是因為年輕的關係嗎?
我想那是新鮮感使然。每天吃同一道菜會膩的味蕾影響。
所以我跟他說,就讓那些女人去受傷吧去試試看,
是不是走到最後才會懷念人家對妳的好呢?無解。

習慣了單身生活的我。亮羽說。這讓他很羨慕。
不過我有巧麗阿,有澤尻,有小慧,有騎金旺的女孩。
這種事情只要心靈上不孤單就可以一直維持著平衡的生活過下去,
我在平常可以跟大家當朋友就覺得很滿足,
然後慢慢的慢慢的這種事情就只變成緣分了。
當孤單來臨的時候該怎麼辦。亮羽問。
因為他放了太多重心在女朋友身上了。
那就把重心拉回來吧,一點一點的,從別人的身上拉回自己身邊真正關心你的。
好朋友們。
捷運上沒有太多的人安靜而又傾聽,
我們在昏黃燈光下繼續話題,
不多不少到民權西路站,
話題停止不下來,到底聊了些什麼,
我舉了我的例子誰的例子反覆印證,然後因果循環是真的,
男人不要多笑不要說笑話,露出牙齒太多,
回答問題只要簡單幾個字。這樣女人會覺得你很有男人味。
(什麼跟什麼。小美口頭禪。)
最後到底有沒有人被治癒還是繼續循環愛情病毒,
可能沒有可能有就去問自己的心吧。像椰子的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