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ex。或者當朋友的笑話。

故事一開始是這樣的。女孩和男孩在高中校園裡認識然後相戀,
那是新學期剛開學不久,夏天的尾巴才剛剛到來的時候。
兩人是同班同學也是互相談話的對象。
在兩個人還沒在一起時,兩人總像是有談不完的話題,
每天晚上總要花很長的時間互相說話。
兩人在一起後的開始那段日子也是如此。
時間過得很快恨不得每天都窩在一起。
從我們這些外人眼中看起來他們那對出雙入對的情侶,
在愛情觀上完全沒有缺少完全沒有怨言的一對。
人們都以為這是幸福的標準答案。
直到有一天開始男孩發現女孩的要求變多了,
他的朋友慢慢的不太在他身邊,他的課業開始慢慢的落後,
有時候甚至要做兩份作業,零用錢方面也完全不夠花用。
不過女孩好像完全沒有發現這回事似的拼命買東西、吃昂貴的食物。
男孩突然變得很不快樂。
女孩對男孩盡力去做卻做不到的事總是感到相當不高興。
甚至會因為某些小事情的犯錯而拒絕跟男孩講話。
男孩感覺到像井一般深的無力感。
終於他在一次過馬路時,因為累倒的原故而停留在馬路上,被車撞了個正著。
是正面的衝撞噢。不過男孩卻幸運的只有腦震盪和小腿骨折。
女孩一開始當然很關心的每天來醫院看他。而且是每天的。
男孩對雙方的關係獲得改善而覺得相當輕鬆,
甚至認為出了這車禍也是值得的。
只有一點很奇怪的是,男孩發現來醫院探望他的人們中,
還有女孩的前男朋友。
又高又帥的樣子令男孩感到挫折感。
他感覺到某種不實際的東西存在著。
不過女孩只是顧著跟他說笑,那天她幾乎沒有看向男孩一眼過。
男孩沒有輕鬆太久。因為骨折要復建的關係,可是高中的課程也不能耽誤。
因此他回到學校上課腳打著石膏還需要輪椅推送。
不過女孩卻很少替男孩推椅,她當然沒有這個義務。男孩想。
因此大多都是他的朋友幫忙。他對這點相當感激。
而這段期間女孩並沒有停止消費,她需要新的鞋子新的衣服。
男孩感到疲累。女孩開始怪罪他都沒有人陪伴她。
她要一個人從很遠的地方到他家看他,
然後再坐路途很遠的車程回去。她對此相當的不耐煩。
終於兩人在激烈且不愉快的氣氛下結束了這段關係。
(當天女孩讓撐著柺杖的男孩陪他購物)
在暑假的第一天男孩腳傷正要慢慢復原的時候。
他不太清楚因為傷痛的關係需要睡眠時竟然還會被責備,
不過他知道這個暑假他能充分得到休息得到他所失去的一切。
雖然心也很痛很疼偶爾還會有失眠的徵兆,過去的錯覺,
不過男孩都撐了過去,在腳傷上也慢慢的復元。
似乎也能稍微忘記過去一年的時間。
只是當他回到校園面對著已經不再是他的誰的女孩,
他似乎感到所謂的難過且呼吸感受。
他想試著跟女孩交談,說一兩句話也好可是女孩不甩他甚至惡言相向。
男孩放棄了。看著她顧著跟其他男同學打情罵俏的同時男孩決定放下了。
他開始積極參與社團,跟很久沒見的朋友一起出去吃飯。每個月至少看一部電影,
零用錢慢慢的增加課業也能追回同學的進度。
他突然發現時間多了很多能做的事情變得寬廣。
直到麻煩的事情又再度纏上他來,
不知道哪裡傳來的風聲說男孩跟女孩交往前還跟另外一個女生交往著。
他知道女孩刻意把事情擴大著,他這麼決定,
男孩在班會上這麼跟大家說,
『之前確實有在交往的女孩噢。不過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分手了。
 是分的很清楚的那種噢。而且現在又提起那些事有什摩用呢?
如果是你們來試試看阿,
 誰能耗費這麼大的心力同時跟另外一個女孩交往著呢?』
不過台下沒有人在聽男孩說話,
大家彷彿被洗腦般相信戲劇性的事實,或者八卦比較容易撼動人心的某種部分。
於是男孩決定住口不說了。他在班上再也不表達任何有關他或不關他的事情。
不管是女孩跟別的學長玩樂著開始熬夜著他都當作沒看見沒聽見,
謠言很多他只是安靜的聽著然後冷笑。
直到某一天兩人快分手的一年後時,在半夜一點多接到女孩打來的電話,
她在電話那邊哭泣著。有很吵鬧的卡拉ok的聲音。然後他聽到男人的吼叫叫罵聲,
女孩掛上電話。一切都顯得莫名奇妙。
隔了幾天男孩發著班上的周記時,無意間看到女孩寫的周記上說。
『為什麼分開的人不能當朋友呢?』男孩看到這篇周記時征在當地,
他知道有某個環節出錯了。兩人當初是這樣親密到互相傷害然後痛苦的決裂,
在決裂之後還能放出這樣的說法、八卦之後竟然還能要求對方做朋友?
這一定是有什麼地方錯誤了吧?男孩想。
如果是平靜分手的情侶日後也不一定會當成朋友阿。
總不可能對曾經互相親吻或者牽手過的記憶和觸感視而不見吧?
這是欺騙自己也是別人的事實。
當然男孩想,這篇周記針對的可能不是他們的事情,
不過他忘不了那通打來無聲卻哭的電話。那邊還飄散著某聲嘈雜音樂的旋律跟叫罵聲。
最後男孩笑了。因為反反覆覆令他有些疲憊,
他決定好好睡個覺然後唱首歌,是要音樂輕快的那種,不能嘈雜不清。
安靜的莫札特七號鋼琴曲。

----------------------------------------------------------------the end

我覺得悲傷的故事最後要有好的結局就是在嘲諷。
有了故事的主題再來寫成短篇就是描寫上細節部份的掌握。
關於表情、服裝、地點、話語的成熟度形成小說。
不過在電影片尾也要加上一行字。
『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就是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