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的校慶集合根本就是延續所謂的無意義性。
儘管如此我還是想看看在這一天銘傳會不會有什麼不同。
騎著車省道上比平常還要少的車子在跑著,
太陽在我還沒到之前就開始露臉了,
然後是昏暗的停車場還有她的粉紅色金旺。
仔細看時才發現那台車很小她的安全帽很大。
體育館理面擠滿了人各式各樣看過的沒看過的,
我開玩笑的跟蒸鱸魚說平常翹課的今天都來了。
不過應中系很糗的竟然沒有屬於自己的位子,
大家站在人來人往的延廊上被推擠,
而且我們班上一直沒有拿到所謂點名條這類的東西,
到最後老師才想出用簽到的方式讓大家提早疏散。
不過說真的是很虛的開幕典禮阿,下面的人在桌球總決賽,
上面的人一班一班點完名後鳥獸散,
真想看看開幕時留在現場的人數到底有幾個人,
也許校長的臉上應該不會很好看。
不過這場開幕也有收穫就是我跟周志煌的大和解,
真是多虧梁麗玲老師了。

之後我跟蒸鱸魚黴菌還有萱穎去小美的詩社展覽處簽名,
說起來我也是詩社的一員不過想起寫新詩的日子已經是好幾年前了。
之後她們邊吃早餐萱穎帶大家去P棟系辦交書法作業,
我發現銘傳一週已經偷偷的上架了。
這不是下禮拜一才會出現的嗎?該死。
之後蒸鱸魚他們去拿畫筆左傳老師也在,
大家愉快的聊著天偶爾談起啦啦舞的事情。
慢慢走下去停車場時已經快十點半,
黴菌說想要去看籃球比賽或是有人在打籃球,(應該是她的愛慕對象)
不過後來又作罷。
回到陰暗潮濕的停車場時粉紅色小金旺已經不在了,
就像兩個同時進行的世界我沒辦法分辨出剛剛的天氣。
我載萱穎去火車站要出發前蒸盧魚很皮的一直攻擊我的小金旺,
天氣好的就像萱穎說的可以去郊遊了,
然後在火車站前的路我想像直直通往中壢的道路。
就像要前往未知的旅途一般,
最後我在十一點半前回到了家裡,吃飯去天母看棒球。
這就是銘傳四十九週年校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