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句話美得像秋末深夜裡的初雪,沉默的跳脫修辭逗號驚嘆的語句。
沒有星辰般回憶許願劃過的煙火,安靜唱和著最後的一句歌詞很美。

在蔡昇宏的房間裡開始感覺想睡,
下一堂的電腦課被甩在魷魚羹麵肉圓的後面,
莫名奇妙手上多了搖桿看著電腦螢幕晃過上籃,
奇怪的是沒有存在感的新聞報導在樓下客廳嘈雜,
誰睡在隔壁的房間安靜的不出聲,
離開了安靜的社區有人騎馬而過,
不可思議般的錯覺這裡是美國西部的荒漠。
太陽刺眼找不到被栽種的仙人掌,
懷疑這是夏天的風在沉潛秋天的楓在凋零。
湛藍色的天空被遺忘在發著熱氣的柏油路,
想像一下早上仍是濃霧密佈,
『注意!前方落石危險。』
可是當我停好車走上教室的斜坡,
卻發現濃霧應該是從這裡開始產生,
『危險!前方道路封閉。』
前方會有『碰』的危險,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
很悠閒的開學第二個禮拜無意識的移動著很虛無。

項鍊被放在抽屜右邊數來第二層第三層位置,
那裡除了項鍊還有戒指乾燥劑信件筆記照片回憶,
海尼根的瓶罐被我丟在窗邊顛倒著綠色的視點,
站在太陽底下讓黑色吸熱,
熱昏的是眼前的影子癱軟在紅磚人行道上斑駁。
我問村上說什麼是最後的一隻舞,
他說當你開始跳的時候就已經是最後的一隻舞,
熱狗的歌還在旁邊唱著『母老虎』。
誰說時間經過以後就過去的就跟亞里斯多德一樣不被證實,
不過當過去過去時卻再也回不來卻是真誠的至理名言,
那誰也不用在意反正人生是這樣,
走過發熱的海市蜃樓反正都是幻影一座。
誰會真正的傾聽對方的心跳,
別到頭來說沒有人了解你自己,
因為你沒有去傾聽也沒有讓人傾聽,你自己的聲音。
乾燥劑被遺落在下個路口前方綠洲檳榔攤之前,
沙漠是這麼形成的請傾聽。

我以為當花與愛莉絲真誠的相遇,
疲累的影像重疊在人們虛無的臉上,
有沒有簡單的影片沒有意義沒有色塊沒有對話沒有情感,
只有單純的兩個人坐在河堤邊,
整整兩個小時安靜的等夕陽西落美麗的風景,
沒人知道這幅景象會不會維持永遠,
短暫的美麗因此更能襯托此影片的美,
很簡單也很容易的演。
神經痛的牙齒在光線下被穿鑿一個洞,
路燈終於亮起,童年破洞的袋子一地的彈珠,
找不回去的是純真歲月還有一滿屋子的睡,
誰能告訴我那年的科技應該發展到哪裡?
是倚天系統還是進化視窗?
我們怎麼打發?還不都是這樣過來的阿。
蛋糕巧克力彈珠汽水妳還是不肯聽我說,
在古老的混濁河水流過一葉輕舟,
岸邊的人唱著饒舌跳街舞,
這是現代化後遺症的摩登社會。
在岸邊。

寫下我的名字在筆記本第三百二十七頁,
因為我有時候會厭倦這個世界,
支撐我的你的關於整個未來旋律,
安靜的聽潮汐的聲音低落潮起,
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你好,
可不可以當我想起未來時會知道那裡有著美好,
反正情緒多變的不只是天氣女人,
還有關於整個社會。
反正你靜靜傾聽我,我告訴你下一個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