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線並不會構築這個有形的世界,
造成眼前混亂景象的是直線、弧線、奇形怪狀的號誌。
當然我不可能是在說米老鼠。

經過了年假之後獨自走在高速高路上沒有聲音,
電子收費的計跳表發出『嗶』一聲的聲響,
激起了沿路路燈的睡意。
順著外婆的古老口音唱一曲『桃太郎』,
陳舊的調子在搖椅上被遺落,
唱不清晰的日語用時間的帶過。
潮汐是用聽的還是看的這個年頭沒人在意,
一層防風林把人們都,隔絕在沙灘之外,
哪裡是寄居蟹的故鄉?
帶一首民謠獻給遠方的日落,
傾聽整個灣岸的拍打聲,
然後等待星辰會從遙遠的一方降落,
再送給妳一只漂亮的Tiffany墜鍊。

構築現實世界的是老舊的映像管,
透露出接收不良的影像和不清楚的嘴臉,現實世界。
當然我說的不可能是液晶電視。
除夕那晚台北關上城門禁止出入,
我們是今晚大閘蟹的特別晚餐,
牠們不肯分辨我是否為正牌健康的男性,
就把我打上不合格的戳記。
『可是我看到養眼畫面也是會有反應的正常男生。』我不服氣抗議著,
牠們互看了一眼之後開始大聲搧笑,
『不過你也只是個路邊到處都有的單身漢罷了,不是頂級。』牠說。
然後我看著一群人慢慢上桌,
成為了除夕大餐大閘蟹的年夜飯,
我一個人走在街道上開始覺得,
單身這個職業也並不是很糟。
然後路燈開始亮起街道下起小雨。

虛線所代表的是不明確還是指引?
至少它比冰冷的線條還多了一點東西,
它多了幾個坑洞讓我們跳下去遮掩害羞。
當然我不是在說鴕鳥先生。
對於算數這種東西是要有手指頭的聰明動物才能加以計算的,
首先是邊吃著紙邊大小眼的羊先生,
『二加二?』牠將兩隻前腿伸直答案是四。
後面排著的是今年的主角看著報紙的狗老爸,
『請問一下4x5+2-6-3x4?』
汪汪汪汪四聲汪答案還是四,
不愧是今年的主角連指頭都沒有用到,
再下一位是非常可愛的兔子小姐,
這次要出難一點的除法了,
請問八除以二的答案是多少呢?
兔子小姐害羞的比了個四就跳走了,
不過牠把耳朵遺留在現場了真是糟糕。
今天我們最受歡迎特別來賓,
也是最後一位就是我們的萬物之靈代表,人類。
那麼當然要出最難的考考他了。
請問,二減去一的答案是?
『根據前面三位來賓的答案都是四的看法,
 所以我認為---,』推一下眼鏡,
『答案會等於六。』
是的,這是萬物之靈人類的答案,
我們下週見。

有時候會厭倦這個有形的世界,
到底哪一天世界會開始崩落呢?
當然我不是『二十世紀少年』的忠實支持者。
陽光透過玻璃落地窗照射進襄木地板,
門外沒有送報生的身影只有呼嘯而過的引擎聲,
拾起碎落一地的玻璃啤酒罐整理宿醉的腦袋,
還跌坐在玄關的繳費信件在早晨被相關遺忘。
打開電視報著搶劫、火災、殺人、欺騙開啟一天的好心情,
卻在上廁所時發現廁紙早已經被昨天的嘔吐給用光,
抱著不能被發現的緊張心情去櫃子上拿衛生紙,
卻發現你的哈士奇狗『巧克力』已經三天沒餵,
牠正虛弱的看著你的眼神盡是哀憐。
花三分鐘煎好一顆蛋,(順便倒出餵巧克力的狗食)
在餐桌上花一分鐘吃完早餐還有牛奶,(將報紙翻到影視體育版邊懷疑這個藝人怎麼又鬧緋聞)
花十分鐘穿好西裝打好領帶,(裡面有八分鐘是在打領帶)
然後送給你旁邊的枕邊人一個吻告訴她你要出門上班別擔心,
在你離開家門準備關上的那一刻卻聽到裡面傳來質疑的聲響,
『今天不是禮拜天嗎?』

虛線所代表的是更接近於真實的,
並不關於世界的,人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