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遇到飄,
是在新浪網的個人版上,
她在我的小說後面留了言說想看續集。
那是國二要升國三的暑假。
一路從新浪網、PC新聞台到無名網誌,
我想一直在最忠實的讀者就是飄了,
我不懂原來應該只能算是『網友』的兩個人,
從一開始彼此互相回覆的留言,
相隔台北台中的距離,
相同的大概只是同年齡,
就怎麼著的我們認識已經快要滿六年了,
從考大學甄試要用的封面繪圖,
到台中一日遊的好吃太陽餅,
還有陪妳去世貿看04年的設計展,
以及在101大樓上的風景,
然後各自都經歷過了感情的波折,
我說我們就像是一開始就認識很久的朋友,
然後一直能走到現在的不可思議。



上個禮拜期末考正如火如荼的一周,
隔天是正要考廣告文學和文字學的禮拜三。
雖然廣告文學幾乎是不用看,
但是文字學我連碰都沒有碰所以也是會怕。
那天不知道怎麼搞的就上了一整晚的MSN,
和飄聊了很多很多關於任何的事,
文字學被我拋在腦後像古人不要的文字,
在期中考我們正忙碌時我羨慕不用考試的她,
在期末時卻同情她有交不完的作業和沒有睡覺的時間,
而我認為身在中文系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
其實想起那時候妳為了選擇自己想唸的,
而奮不顧身的決定了設計系,
那時候的妳就料到會有忙碌和跟不上的時後。
然後妳說妳快喘不過氣,
每天只能睡到四十分鐘的時後,
就覺得我只能坐在這裡心底難受幫妳加油,
卻什麼事情也無能無力的傢伙。
即使妳能知道我的想法卻仍讓我感受到無力感。
也就是距離上的無力感。
但是當我看到妳的這幅畫時卻笑了出來,
因為儘管再疲憊在被退稿,這都是妳的驕傲。
就如同小說是我的驕傲一般。



除了聊這些課業上感情上的瑣事之外,
我們不知不覺還聊到妳最愛的香香蠟燭。
一開始我還不知道那是什麼,
後來飄解釋到,就是我之前去生活工場買,
小小的點燃後會有各種不同香味的蠟燭,
我想到後火車站旁邊有賣香香蠟燭的店,
然後說出來時飄開心的一直『阿阿阿阿阿阿』。
我們約定好寒假時要一起去尋找各種口味的蠟燭,
要一起去妳沒有去過的兒童樂園,
然後我們決定要找幾天一起去旅行,
疏散期末緊繃的心情。
然後飄問我喜不喜歡覆盆子口味,
我說覆盆子是長的像草苺的玩意嗎?
(其實那應該是桑甚。)
但是口味很像喔。
然後在上禮拜四考完左氏學的那一天,
我收到了飄的來信和一包覆盆子口味的還有我們都愛的海洋味道,
而那封信讓我想到了最初的心情,
就像飄在信中說的,
回歸最原始的手寫信,
我們就是如此不‧可‧思‧議。



其實沒燙頭髮的妳跟燙頭髮的妳都很好看,
只是有點懷念沒燙頭髮的飄而已,
畢竟現在走在路上都是燙捲的女生有點膩。
對妳來說這個禮拜是最後一個禮拜了,
就繼續努力吧,
別去管作業會被退多少次,
或是還剩下多少的睡眠,
我會給妳至少盡我最大的祈求妳會成功的,
然後我在這裡等待著,
等待著寒假的到來。
到時候就可以不用如此無能為力的,
帶妳拋掉這一切的一切。
加油吧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