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中山北路在美術館前右轉,
背著圓山捷運站通過一條窄路橋。
看到大型建築物果菜市場,
彷彿是農產品集散地,待轉。
鑽進車很多巷子卻小的路,
右手邊是有點高的圍欄,
左手邊是雜草叢生的高荒地。
轉過一個大彎後,
在第一條巷子左轉彎進去,
在車子停在小路邊,爬上荒地。
你的正後方剛好就是松山機場,
夜晚的風很冷卻只能看到一顆星星,
你不禁懷疑天上的星落到了跑道上,
繁星點點在人間。

在白天看飛機的好處是,
你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它飛上去時的方向。
在夜晚只能看見燈還有風。
引擎的地方因為熱氣而使畫面有些模糊,
突如其來的一陣風就消失無蹤。
會發現這個地方是豪哥帶我來的,
那天下午送完件後有點毛毛雨,
那是我要離開公司的前兩天,
『我介紹個好地方給你看。』,
就是可以很近看飛機起降的地方。
我坐在上面過,
也曾經在陸地上看它飛過,
卻從來沒這麼近的看過它降落起飛的一瞬間。
就僅僅是一瞬間的事而已。

豪哥在我離開公司的四個月後也離開了,
我有時候還會回去那邊看看飛機,
我喜歡沒有人的時候,
飛機引擎的雜音大到震耳欲聾。
它承載多少人而降落,
又不斷的起飛往下個目的地。
跑道的燈閃爍著五顏六色,
看的更遠摩天輪默默的轉著,
101露出的頂樓幾層指引著標的。
有時候這個隱密的小地方也會有很多人,
特別是假日週末的晚上,
還會有人帶著蛋糕慶生,
玩著團康遊戲的大學生們。
大學的生活其實很快又不帶水,
而這裡會是我們最後的學習站,
還是事業的轉運站。

你問過我飛國內航班的有哪幾家,
我想是復興遠東立榮華信。
『這個地方很棒對吧。』
原來我們有時候都會放棄了所謂的夢想,
結果我們變成了只是在各個機場過境的遊民,
卻到不了哪裡。
想要飛的更高卻沒有絕對的航道,
有時候學會了降落的我們,
卻也要試著看看起飛。
休息夠了就要重新起飛,
遠東的737客機咆哮著從我的頭上飛過,
看著機翼閃爍的燈光照映著人們的臉龐,
我看到了所謂的希望。

鄭天豪 17:48 拍廣告不小心被道具燈砸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