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周杰倫《髮如雪》

殘秋,那古老的曲調在奏。
東門外有輕微的腳步聲踏進青石板路,
馬蹄聲在客棧旁的馬廄嘈雜。
當街開始暗了下來,
華燈初上的城市一片深紅的燈籠,
在路的兩旁延展開來。
路邊奉茶的壺子陳舊的很安靜,
好像只有在客棧才會有人語聲,
而陰霾卻被傍晚的天空忽略。
狼牙彎的圓月在北斗星右方散發光芒。

俠者通常身邊都會有劍。
晴曦也不例外。
他身上的灰絨破棉衫沾著點點烏黑的血漬,
看起來疲倦的臉旁眼神卻很堅定,
在黑暗中看起來像星。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不到二十歲的他會有這樣的眼神。
兩旁的小屋似乎沒有人居住沒有燈光,
紅燈籠隨著風而搖晃。
他手上握的劍並不明顯,
因為就連劍柄都是漆黑色的。

『想不到連歐陽五老都攔不住你。』
聲音是從紅磚瓦片上傳來,
晴曦又走了兩步才停下,
他沒有往聲音來的方向看。
『沒有人可以攔的住我回來這裡。』他說,
『就連你也是一樣。』
『崑崙何湯當然不會攔住你,
可是你問問看崆峒掌門李掌門,
願不願意讓你過。』何湯說。

從路旁的屋頂躍下兩個人,
一人年輕約二十出頭的叫何湯,
旁邊上了年紀的老者想必就是李掌門。
兩人齊步走到曦晴的面前站定,
從起步的方式就可以看出,
何應的內功修為差了李老很大一截。
『晚輩曦晴不才,
拜見崑崙派第一接班人何大師兄、
拜見崆峒掌門李掌門。』曦晴嘴上說著,
卻沒有任何的動作也不作揖。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李掌門說,
『可惜走錯了道路。』他的目光凌利掃過曦晴全身。
何湯在旁邊附和著嘴。
『這件事情不需要兩位如此操心。』曦晴說。
『今天京城鬧了這麼大,
老夫不替武林人士收拾你這兔崽子,
豈不有損我們崆峒的威名。』李老說。
『原來兩位是為了自己派流的名聲而來,
那跟我殺的貪污官吏有何兩樣。』曦晴看著遠方而說。

『哈哈哈,你殺了吳家上下一十二口,
還要對武林同道說是吳家人自相殘殺,
這理由也未免太過牽強。』李老嘴上笑著說,
可是他的眼神滿是不屑的意味。
『而且當晚在吳家借住的你,
之前也跟吳家有過過節對吧。』
曦晴很想動手殺了只會附和的何湯,
不過他忍住了準備回答。
『武林同道親眼目睹此事的人少之又少,
就算事後經人轉述你們也只會依直覺判斷。』

『你們不是當事人並不知道真相,
只是出一張嘴好管閒事誰都會。』曦晴補上了一句。
『那我們之間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李老全身上下都是殺氣。
何湯一看狀況不對,
老早躲到遠遠的巷弄裡觀看。
兩者對峙著互看對方,
突然只見李掌門的劍一招空穴來風擊出,
曦晴定神的看著閃電般速度的劍襲來,
黑色的劍終於拔出。

客棧裡面的人聲依舊鼎沸,
『小二耶,把菜送到竹室。』
老闆從餐廳端了三菜一湯交給店小二。
『老闆,她已經兩天沒吃東西啦。』
『沒辦法阿,曦晴出了這麼大事,
要是我我也吃不下阿。』老闆挺著大肚子說著。
『可是您看起來好像又胖了阿。』
老闆做勢要打他,
小二急忙端了菜往樓上跑。

『姑娘我把晚飯送來啦。』
敲了門三下後,小二說。
裡面隔了好久都沒有回音,
連是不是有人在都無法知曉。
『那我照慣例把飯菜放您房門口啦。』
小二把菜放下後正待離開,
只聽裡面傳來優美的語調。
『今日是初幾?』裡面的女聲說。
小二停下了腳步,『是初二阿姑娘。』
『是初二阿,那他也該回來了。』
最後的兩句輕微像嘆息,
沒有人聽得見。

當時間過了午夜的時候人就散去了,
像是整個城鎮都陷入了黑暗,
紅燈籠的光芒又更微弱,
打更的從一段鋪滿血跡的路上走過。
沒有人看見剛才有人從這裡走過,
打更敲響子夜的小心火燭。
她等在窗戶旁的身影被月光映照的纖細,
憂鬱在她的臉龐化為憐惜,
突然她觸碰窗戶的手上映上了另一隻手的影子。

『飛雪是我。』
飛雪不敢相信窗外那人的聲音,
她又驚又喜以為他再也不會回來。
窗戶被她顫抖的手開啟,
曦晴就在她面前微笑。
『我回來了。』曦晴笑著說,
飛雪給了他一個擁抱,
想起這三年的等待她哭了。
曦晴替她拭著淚邊扶她到桌邊坐著。

『你終於回來了。』一句帶有哭音的話,
讓晴曦的胸口狠狠被撞擊了一下,
他愧疚的低下頭,
他知道這三年來他把他一生最愛的人,
也是最愛他的人留在家鄉的客棧,
是多麼殘忍的事情。
而且他回想一下這三年來他做了什麼,
他了結了一堆惡人貪官污吏的性命,
卻來不及阻止吳家的悲劇﹔
他被人家稱為大俠卻在悲劇之後人人喊打,
晴曦在這一刻笑了,
他知道什麼事情都會變,
就只有對飛雪、飛雪對他的感情不會變。

『我聽說了你的事。』飛雪淚眼看著他。
『都過去了,我會一直留在這陪妳。』
他摸著飛雪的頭摸到他送她的髮髻。
『妳要不要聽聽我這三年發生了什麼事?』他笑著說。
飛雪點點頭開心的說好。
當晴曦說各地特殊的風情人文時,
飛雪認真的目不轉睛﹔
聽到貪官污吏如何剝削人民時,
她也跟著咬牙切齒。

而與高手的對決更讓她聽的心驚膽跳,
最後吳家的悲劇更是讓她淚如雨下。
『所以目擊的陳啟被當作成了吳老二的屍體。』她不敢相信。
『在場的武林人士也不敢相信,
可是酒裡有毒我們都動彈不得。
後來也只有我逃了出來,
而吳老二殺了全家後下落不明。』曦晴感慨的說。
『不說這些了,妳這三年好嗎?』他看著飛雪憔悴的臉龐,
憐惜的盯著她。

『你回來就好了。』飛雪開心的說。
『你還記不記得你回來後答應我的事情。』飛雪問著。
『讓我想想,』飛雪不開心的皺起眉頭,
『我開玩笑的,我當然還記得。』晴曦說。
『我現在就宣布退出江湖,
陪著妳去妳想去的地方。』飛雪笑了。
突然外頭一陣嘈雜的聲音,
讓兩人的氛圍突然被打亂。
『我會一直陪著妳的我答應妳。』
不知為何飛雪就又紅了眼眶。

樓下客棧外是斷了一條手臂的何湯,
老闆和小二把門關的死死的不斷冒冷汗。
『曦晴我知道你在裡面,
今天你殺了這麼多江湖豪傑,
就讓六十四洞島主跟你筆畫筆畫吧。』
何湯叫著說,
外面黑鴉鴉的一片都是人,
人手一支火把。

『我去去馬上回來。』曦晴摸摸飛雪的頭。
『等等,你該不會又一去不回了吧。』她擔心的說。
『不然我們打勾勾約定。』曦晴笑著說。
他們用小指做了約定,
『妳放心,我們手上纏著的紅線,
不管是什麼都分別不開我們的,
無論多久以後。』他們擁抱時,曦晴說。
然後曦晴離開了飛雪身邊,
他打開窗戶後回頭對飛雪微微一笑,
一躍而下。

飛雪還睜睜的望著那扇打開的窗戶,
然後她感覺她的腰上微熱濕粘,
她低頭一看自己淺色的衣服腰上,
是一片紅色的血漬。
她有感覺他不會再回來了,
然後那個晚上的明月很皎潔,
被擱在桌上那把黑色的劍,
劍身上面清清楚楚刻著飛雪兩字,
她沒有一刻不跟著他,
直到輪迴幾十個世紀之後,
故事還被傳唱著。

俠者通常身邊都會有劍。
晴曦不是俠者,
他只是飛雪的情人。

髮如雪

詞:方文山 曲:周杰倫

*狼牙月 伊人憔悴
我舉杯 飲盡了風雪
是誰打翻前世櫃
惹塵埃是非
緣字訣 幾番輪迴
妳鎖眉 哭紅顏喚不回
縱然青史已經成灰
我愛不滅
繁華如三千東流水
我只取一瓢愛了解
只戀妳化身的蝶

妳髮如雪 淒美了離別
我焚香感動了誰
邀明月 讓回憶皎潔
愛在月光下完美
妳髮如雪 紛飛了眼淚
我等待蒼老了誰
紅塵醉 微醺的歲月
我用無悔 刻永世愛妳的碑

RAP
妳髮如雪 淒美了離別
我焚香感動了誰
邀明月 讓回憶皎潔
愛在月光下完美
妳髮如雪 紛飛了眼淚
我等待蒼老了誰
紅塵醉 微醺的歲月*

**啦兒啦 啦兒啦 啦兒啦兒啦
 啦兒啦 啦兒啦 啦兒啦兒啊
 銅鏡映無邪 紮馬尾
 妳若撒野 今生我把酒奉陪**

*REPEA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