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的中山北路沒有兔子,
我還在想關於《山海經》的二、三事。
當你路過屬於短毛貓的地下道,
記得要舉起手來打招呼說『唷』,
而躺在國家圖書館前的羊不吃草,
牠跟牧羊人收取閱覽論文的知識精神,
但是比不上我手上這杯珍珠奶茶的美觀。
我還是習慣聽舒伯特的A大調『鱒魚五重奏』。
奇怪的是鱒魚從不逆流,
而短毛貓在《山海經》上打了一個哈欠。

為了下禮拜五的『中國文學史』---
后弈射日的報告,
我們約好了下午要去國圖查期刊論文,
辦證很快只要一分鐘不到,
不過有人遲到了快四十分鐘。(笑)
亮羽說國圖真是天堂,
我也有如此同感,
可惜的是我們要認真做報告,
不能分心亂瞄。
一開始因為沒有來過,
或是有來過不過沒有查資料,
所以一開始我們很笨的一本一本的去找。

直到我們發現服務台旁的調閱電視,
才知道架上收藏的是近幾年的論文,
有些比較舊的論文要用調閱的,
難怪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
後來總算順利的找到我們要的資料,
不過在要拿去印的同時,
國圖的開放時間已經到了,
我們只好摸摸鼻子去吃豆花。
今天可以說是國圖一日遊,
我深深的如此覺得。

今天看到了很多博碩士論文,
總覺得要考上研究所已經很不容易了,
要畢業還要寫一、兩百頁的論文,
寫完都不知道民國幾年了。
而且真的什麼都可以研究,
那我畢業可以來研究看看---
『論李白的星座與個性分析』,
這個應該很有挑戰性吧。
不過那也要你們肯跟我一起研究才行,
對吧。

顏鴻威 19:55 實驗做太多力竭而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