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點34分在seven拿到這本,
蔡智恆的新書---『孔雀森林』。
下午六點09分看完最後一個章節,
整個被丟進了孔雀的森林裡了。
總覺得貫連整篇故事的心理測驗是個詛咒,
『你在森林裡養了好幾種動物,
 馬、牛、羊、老虎和孔雀。
 如果有天你必須離開森林,
 而且只能帶一種動物離開,
 你會帶走哪種動物?』
主角選擇了孔雀,
而孔雀代表著注重金錢名利。
故事裡頭的三段感情,
從同音的兩個女主角---
『劉瑋亭』到『柳葦庭』,
甚至第三位『李珊藍』,
都跳脫不出這個心理測驗的影響。
而最令人傷心的一段話,
就是當笑的很甜的柳葦庭對主角說出,
『為什麼你是選孔雀的人,
 而不是選羊的人呢?』
羊當然是代表愛情。
這段感傷的話一說出,
就有了『檞寄生』的味道了。

劉瑋亭選擇的是『老虎』,
代表著自尊。
主角卻因為寄錯的情書而傷了她的自尊。
直到遇見了在這份心理測驗中,
同樣選擇了『孔雀』的李珊藍。
所以我說這份心理測驗很像一個詛咒,
在詛咒之外的是主角的朋友---榮安。
他選擇了『狗』。
沒錯心理測驗選項中並沒有狗這個選項,
可是榮安認為狗就代表友情,
所以對重視主角這個好朋友的榮安來說,
他當然要選狗。
問這個心理測驗的教授也選擇『孔雀』,
但是他說了很有深遠意義的一句話,
『別人不能論斷你,
 心理測驗也不能,
 只有你自己才可以。』
這個故事告訴了我們,
不要亂修通識心理學。(笑)

我喜歡這篇故事的味道,
很接近『檞寄生』的悲傷味道,
(雖然我也很喜歡『夜玫瑰』的輕鬆感覺,
 但是現在我比較適合悲傷?)
但是這次不是在一段火車中回憶往事,
而是整本書橫跨了六個年頭。
『檞寄生』和『夜玫瑰』,
是我重看最多次的蔡智恆的小說。
每當有人對我說,
他看不懂『檞寄生』的時候,
我很開心我能知道作者想要表達的,
說的是什麼。
如果『檞寄生』是淡且清的悲傷,
那對我來說『孔雀森林』就有點深且濁了。
但這並不影響蔡智恆喜歡幽默的本性,
只是讀者的笑變少了,
該開始思考裡面很多的東西的時候,
這本小說又比『檞寄生』前進一步了。

蔡智恆說網路小說並不是就代表了比較膚淺,
它只是發表在『網路』上的『小說』罷了,
本質上還是小說的。
但是網路小說卻被冠上了既定印象,
就像孔雀。
中文系的對網路小說,
更是好像表現出一附異教書籍一般,
敬而遠之。
我不懂這跟張愛玲那種只會談情說愛搞孤僻,
或是像舞鶴那樣寫到讓人莫名其妙,
是不是來的好多了?
閱讀小說不是要搞風雅,
或是讓自己的腦袋燒到壞掉。
它可以是很輕鬆卻又給你很多啟示。
而網路的便利性卻把這點最重要的遺忘了。
如果讓張愛玲來用網路寫寫小說,
就該被稱為最風花雪月的網路女作家了。(笑)


謝美麗 20:12 被動物園偷跑出來的孔雀啄死。=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宣輔 的頭像
宣輔

沒關係是宣輔啊!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