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華燈還沒有熄滅溶化的時候墜入辛亥隧道的迷霧裡,
沿著捷運高架的軌道向著昏黃的街燈處跳躍過一隻貓,
有人將菸灰任憑風的吹拂而染紅了深黑色的柏油路。
政治大學躺在黑暗之中任憑路人對它眺望那大大的四個燙金大字,
在往上的路途當中路被硬生生的分割成兩條,
細小的綿長路線像是蜿蜒無盡的腹部小腸,
盤根錯節高低起伏在被路燈街燈以及城市煙火壟罩的灰色地帶,
有很多的樹你多數了三隻貓頭鷹擦身而過五輛轎車。
你說在人生當中交錯而過的人很多,
只是就算如此同行的提燈者卻仍有不少在左右與你交替。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