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克服了在夜唱前的那段時間那麼夜唱時精神就會很好,
這是十天以來最後一個連續玩樂行程,
然後我才發現在結束的這天凌晨大家也都還是在這裡唱著歌。
在失去夏天之前我們要愉快唱歌,
夏天的風也好或者是世界末日也罷。
然後我才漸漸發現,自己其實很喜歡「著迷」這首歌。
並不是因為詞曲很好或者怎樣就是喜歡這種輕快曲風的感覺,
至少在當時我找不到有酷玩或者雪警的歌可以唱。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