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成為了擺飾在視窗左下角漸漸腐爛。】

當他有一天終於成為了我生命中眾多象徵的其中之一,
我試圖去遺忘或者讓游標在中間猶疑游移,
所謂的裝飾品卻不斷隨著時間而更新進而升級,
去猜測那些聯絡人的清單還有誰說了些什麼或者秘密,
未曾看見的老舊的熟悉的不存在的臉孔,
漸漸隨著光影的流逝成為了記憶中老舊的區塊,
像是被遺棄的磁片磁碟機還有撥接機上盒,
都逐漸成為了視窗左下角堆積的象形符號,無意義。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