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
在回程的路上貓終於露出他好久不見的笑容,
只是很輕鬆的說他決定戒掉六年來的煙癮。
我望著通往東京的261號公路,
發現自己失去了和普通人沒什麼不一樣的某種東西。
然後亦步亦趨的我們決定拋棄不靠柴油發動的黑色吉普車,
因為我們身上多少都帶點傷疤和不正確的習慣。
貓說其實當夏天來臨的時候就發現自己開始掉毛,
牠斑雜褐色的斜紋細毛落了一部分在東京灣的飛彈殘骸上。
然後我們同時看著公路上的標語,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