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跟著麋鹿一路向北走,總有一天一定會遇見永晝。

下午一點沒有陽光只有灰色的雲朵和倉卒的風,
我試圖離開疲憊的軀體打電話給亮羽,
我們約好了要去看小美演出的音樂劇在復興堂教會。
打給他的時候他還在店裡打工。
兩點十分左右的時候我們在小美的教會外面會合,
亮羽看起來沒有朝氣,全身都是疲憊的味道,
他沒有多說什麼我知道不該多問什麼,
因為我知道他想說的話不用我問他也會說。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