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台北陰雨的天氣,
這兩天的天空都是漂亮的藍色,
是那種只有純粹深的淺藍。
而我的頭髮是冬天消極的草原,
亞麻的綠沒精神的灰。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