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年級的第一次期中考結束,
留下滿是震撼彈跟傷痕的軌跡。
該檢討的該努力的總是心有餘,
不要再談文字學或詩選的考題,
沒有意義也不想回顧。
至少民間文學跟左氏學是可以讓我接受,
不過等到期末考的時候可能才發現,
反而要更努力去彌補這一次的錯誤。
考古題有沒有線索,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