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晴的中山北路沒有兔子,
我還在想關於《山海經》的二、三事。
當你路過屬於短毛貓的地下道,
記得要舉起手來打招呼說『唷』,
而躺在國家圖書館前的羊不吃草,
牠跟牧羊人收取閱覽論文的知識精神,
但是比不上我手上這杯珍珠奶茶的美觀。
我還是習慣聽舒伯特的A大調『鱒魚五重奏』。
奇怪的是鱒魚從不逆流,
而短毛貓在《山海經》上打了一個哈欠。

宣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